易寻小说 > 玄幻小说 > 临渊行 > 第三百零五章 盘羊之乱的真相

第三百零五章 盘羊之乱的真相

    ,临渊行!

    作为通天阁的绝世天才,竟然对一只盘羊所化的少女动了猥亵之心,他的道心在这一刻动摇,为魔神所侵。

    等到这个少年清醒过来之后,他已经完成了格物盘羊和魔神自身,在封印四周的古老建筑中留下了许许多多手稿。

    “可是,他怎么可以对一只盘羊有非分之想?”

    苏云颇为不解,那是一只盘羊啊,怎么可以对盘羊有非分之想?

    但他随即想到自己似乎对小遥学姐也有过非分之想,也就释然了。

    “小遥学姐原本是回龙河银鱼进化的螭龙,螭龙化作的美丽少女,若是这么勾引我的话,我恐怕也把持不住……不对!莹莹,你还在我脑子里对不对?你强行塞给我稀奇古怪的想法!给我出来!”

    苏云突然想起来,因为担心此行凶险,所以自己让莹莹离开自己的灵界,去池小遥身边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通天阁前辈是被魔神诱惑而堕落,难道莹莹是个小魔神?不然我的脑子里为何会突然冒出这种古怪的想法?”他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神帝继续道:“我在察觉到自己被利用之后,曾经试图杀死被镇压在那里的魔神,但是我深感自己的实力低微。我在尝试之后,便放了一把劫火点燃了地底的劫灰城,逃出了那里。”

    苏云扬了扬眉。

    神帝虽然说得风轻云淡,但这看似风轻云淡的话语中暗藏许多信息。

    首先,他说的尝试,表明他当时为了杀死那尊魔神,而闯入地底大殿,用尽了办法之后,发现自己无法奈何那尊魔神分毫。

    甚至,他很有可能好心办坏事,无形之中帮助那尊魔神脱困!

    只有这样才可以解释,他为何在逃走时火烧劫灰城。火烧劫灰城的目的,是为了想掩盖自己的失误和失败。许多纵火犯,都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无能而纵火。

    他的失误,就是他被魔神利用,破解了圣皇、应龙等人留下的一些封禁,让魔神提前脱困!

    他火烧劫灰城的另一个目的,便是为了销毁自己犯错的一切证据。

    但他火烧劫灰城造成了另一重意想不到的后果,那就是地底的劫灰城燃起的劫火,吞噬了地上的伯山城,造成了伯山郡无数人惨死,也造成了伯山城变成地上劫灰城。

    还有一重后果,便是劫灰城中的劫灰神王因此脱困,带领着族人生活在化作劫灰城的伯山城中。因此在那场盘羊之乱中,劫灰病也因此慢慢流行开来。

    “他的话中隐藏了这么多意思,看来他的话是真实的,而圣女笔记中的记载,九成都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苏云心中默默道:“圣女笔记,只是用来引诱我上钩而编造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对于他这样的聪明人,哪怕只是一丁点信息,他便能推测出许多事情。

    神帝继续道:“我从那里逃出来之后,约莫过了一个月,盘羊之乱便爆发了。”

    苏云目光闪烁,道:“然后前辈看到了盘羊之乱灾难重重,民众死伤无数,葬身在盘羊的利爪和利齿之下,前辈突然间觉得,机会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露出讥讽的笑容:“前辈可以利用民众对盘羊对死亡的恐惧,收集信仰,让自己成为神祇,成为最大的赢家。于是,天庭便成立了。”

    神帝微微欠身:“苏阁主聪明伶俐,猜得不差,但是天庭成立要比阁主猜测的时间晚几年。盘羊之乱的头几年时,我惶惶不可终日,别人不知道盘羊之乱意味着什么,以为是天灾,但是我知道真相,因为盘羊魔化,便是我研究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他将那段历史娓娓道来,魔化盘羊之术是他弄出来的,但并非是他释放出来的,而是伯山郡地底的那尊魔神,将这场席卷海外西土大陆的恐惧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那尊魔神尽管利用了神帝的真身破解封印,但并未完全解开,他还需要利用盘羊之乱,制造无边的恐惧和杀戮来提升自己的实力。

    神帝心中对那尊魔神的恐惧,在几年之后逐渐消散,于是他成立了天庭。

    苏云眼角抖了抖,询问道:“那尊魔神利用恐惧和杀戮提升实力?”

    神帝点头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苏云又道:“刚才前辈说,魔神以盘羊化作少女来诱惑你?然后又在你苏醒之后,利用你破除殿中的封禁?”

    神帝扬了扬眉,没有承认,也没有否认。

    苏云眉头紧锁,问道:“你是否有这种想法,你的一切举动,都在那魔神的掌握之中,甚至连你纵火烧了劫灰城,应该也在那魔神的掌握之中?”

    神帝周身毫光笼罩,看不到面容,只是毫光在微微动荡:“这只是你的想法,天庭的神帝,不会犯下这些过错。”

    苏云沉下脸色,冷冷道:“被镇压在伯山郡地底的,是一尊人魔修成的魔神,他操控着你。你进入地底劫灰城时,你便成为了他的工具!所以给你如此大的恐惧,以至于你几年都未曾从他的阴影中走出来!”

    神帝哈哈大笑,笑声在凌霄宫中来回震荡。

    “但我终究还是走出来了,我在几年之后突然意识到,他之所以这么做,正是因为他还没有脱困的缘故。于是我便利用他掀起的恐惧,壮大我的天庭。”

    他微笑道:“事情比我想象的还要顺利,他给人们以破灭以恐惧以绝望,而我给人们以信仰以希望以救赎。我的修为突飞猛进,终于有一天,我强大到了超越神魔的程度。我翻遍古代神话,从未有过神魔可以比我更加强大。待到盘羊之乱结束之后,我便已经是古往今来的第一人……不对!”

    神帝笑道:“是第一神才对。”

    苏云没有理会他的自吹自擂,询问道:“那么前辈,盘羊之乱是如何结束的?”

    神帝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苏云会意,道:“你与人魔相互利用,而他也终于破开了封印,从地底脱困。他脱困之后,不想再利用人们的恐惧来壮大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。苏阁主,你又错了。”

    神帝语气平静道:“盘羊之乱的后期,我们已经形成了默契,他制造恐惧收割恐惧,我吸收信仰,炼就更多金身,彼此互不侵犯,相安无事。但是我们操控世间三十年之后发现,新学在燃烧的劫灰和死亡之间诞生了。我们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,紧张的看着这个有可能会成就我们也有可能会颠覆我们的幼苗。”

    苏云打个冷战。

    他对新学的诞生有很多猜测,甚至一度怀疑是针对元朔的阴谋,但是从现在来看,新学的诞生只是偶然,甚至可以说是侥幸!

    因为当时的天庭和魔神这两大巨头,随时可以把新学的幼苗铲除!

    盘羊之乱,就这么奇妙的结束了,而新学却也顽强的生存下来,神帝很像借助这股新生的力量,于是扶持了许多新学的领袖。

    “即便如此,我还是感觉到人们对天庭的信仰的衰减。”

    神帝道:“但是那尊魔神却如鱼得水,操控着西土各国的战争,收割死亡和恐惧。我感受到他的力量在日益增长,越来越不满足。他这些年已经释放出不少被镇压在地底的魔神,不久之前,我发现他有大动作,他纠结其他神魔,设计打伤了封印他们的神魔,应龙。”

    苏云眨眨眼睛,心道:“这么说来,应龙老哥是被成了大魔神的人魔,纠结一伙从前被老哥哥镇压的存在,将他打得如此凄惨。怪不得老哥哥会被他们塞回被镇压的封印中,又企图蒙混我,让我炼死老哥哥。幸好老哥哥的弟弟,也就是我,很聪明,没有上当……”

    神帝微笑道:“那么,苏阁主看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苏云微笑道:“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神帝“哦”了一声,求教道:“敢问苏阁主看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看出来你必须与我联手,才能对抗那人魔以及其他魔神,也看出来海外通天阁主与你并不对付。”

    苏云笑道:“这位海外阁主很有可能已经投靠了大魔神,你虽然封他这个年纪轻轻的毛头小子为圣皇,但是他似乎并不在乎你的封赏!他的野心勃勃,不想君权臣服在神权之下。所以他通过明玉妃来布局暗算我,让我与你冲突。”

    苏云淡淡道:“虽然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但是他和大魔神也不是好东西,你们只是一丘之貉而已。”

    神帝哈哈大笑,悠然道:“但你别无他选,只有与我合作,你才能除掉他,成为真正的阁主!你不知道他的力量,也不知道他的智慧,他在通天阁中已经有不少元老支持他!”

    苏云心中凛然。

    明玉妃布局暗算他时,太岁就在一旁,显然太岁这个元老已经选择了海外阁主。

    而白泽、貔貅等元老,是否也做出了自己的选择?

    “你想仅凭元朔通天阁便争取到正统之位,几乎是不可能的,因为通天阁自从成立之始,重心便放在海外。”

    神帝悠然道:“而我在通天阁的高层中,有不逊于元老的实权!有我的支持,你的地位便会稳固一分!投靠我,我给你力量!”

    苏云笑道:“但我也可以与海外阁主联手,先除掉你,再一决雌雄。你投靠我,我保你不死。”

    神帝讥讽道:“除掉我之后,你会是他和大魔神的对手?别把自己看得太高苏阁主。应龙受伤,魔神必会追杀应龙,要不了多久他们便会查到,应龙躲在你的背后。你觉得,被封印在你体内的那些神魔,有几个能够禁得住他的诱惑?”

    苏云心头剧烈跳动一下。

    他记忆封印中的九十六神魔,除了应龙在外,恐怕都被镇压得心不甘情不愿,倘若那尊大魔神与他们达成共识,他与应龙都得死无葬身之地!

    神帝对他的心思了如指掌,道:“但是我却可以帮你对抗他们,只要你效忠我。”

    苏云哈哈大笑,站起身来,转身向殿外走去,淡然道:“我乃通天阁主,岂有效忠你的道理?你我可以合作,既然是合作,自然是互惠互利。”

    苏云站在殿外,竖起左手食指,侧头笑道:“你小觑我了。大魔神的追杀,我会自己摆平!告辞!”

    神帝端坐在那里,一动不动:“自己摆平?你拿什么摆平?”

    他目送苏云离去,而在此时,玉霜云的等人终于爬上台阶,来到大殿门前。

    玉霜云看了看苏云,又看了看凌霄宫中的神帝,有些迟疑。只见其他学宫士子都已经向宫中涌去,叩拜神帝。

    玉霜云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抉择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元朔东海郡的海滨正值深夜,大秦水师中,一个大秦将军梦见神帝托梦,书信一封,命他送交元朔国丞相温关山。

    那将军醒来时,果然看到一封书信放在枕边。

    过了几日,妙笔丹青所化的温关山展开书信看去,只见信上写道:“武陵吾弟:见字如面。星都匆匆一别近六十载,昆弟之音容犹在耳在目。今有一元朔人苏云,跨海而来,体有魔神各相,兹乱西土……”

    丹青合上书信,惊讶道:“连他也奈何不得苏士子吗?以至于要来信给我,讨教苏士子的弱点,向我讨要封印符文。”